FC2ブログ

白话新说:吸血鬼(连载中)

  1. 2006/03/10 吸血鬼--暮霭歌(番外)
  2. 2005/06/12 吸血鬼の第一章
  3. 2005/06/12 吸血鬼の序
  4. 2005/06/12 吸血鬼の初

吸血鬼--暮霭歌(番外)

虽然早已过了立春,月份牌也撕去了两页,天气却依旧阴冷得好似仍是寒冬季节。时不时还有些零星小雪飘落,丝毫没有回暖的迹象。

“又下雨,又没带伞。”末把翻了个底朝天的包拉上,蹭到大门口。

“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三次了,你这个笨蛋。”

“你不是也没带么。”

“至少没你那么健忘。”

末别过头去看着外面的雨,并不理睬一旁啰里八嗦的凛。“好饿阿,雨快点停吧。上了一下午的课,前胸后背都分不清了。”

“那你现在冲过去好了。反正食堂就在对面。”

“才不要。。。”

说完这句,凛突然异常地安静下来。末转了个方向,倚在教学楼底楼那个巨大的通告牌上,看着带伞的幸福的孩子们以极其离谱的速度冲向食堂。

人群渐渐地稀落,由一个圈分散为各个点。雨依旧不像要停的样子,敲打在窗棂上,滴滴答答。一只黄斑猫懒懒地躲在树阴里,张望着一双双外带饭盒的的手,期待有些食物从天而降。

“昨天去了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吸血鬼の第一章

第一章(1620.8~1622.6)

泰昌元年八月,光宗崩,熹宗继位。

许家这几日门庭若市,前门一排硕大的红灯笼和两个大大的喜字昭示着这个家即将迎来小少爷的大婚日子。廊上的柱子也都被红油逐个地重新漆了一遍,有些许呛人的气味。几个小厮逗着廊上的鹊们,后面厨房的人们忙进忙出,为了三天后做着准备。

“岚,把三庭的桂花树修整一下去,枝杈乱戳的,再放上点红线啊!”大管家匆匆跑过七转路,吩咐了几句。

那个叫岚的使女应了一声,到角房拿了红线,便向三庭走去。

三庭的地都是青砖铺就,一面临水,其余被三个大厅所围,因而取名三庭。正中央载着一棵桂花树,也自从造这宅院起,它便已经散播着香气不是多少年头了。岚拿着小心地修剪着,心里默想着“人们都说古老的东西就会成精,不知这株老桂,是不是也存着些。。。哎哟!”一滴血,从岚的指上落到了桂树上。“好痛!”她把手放在嘴里吸了吸,有继续做着她的活,却没有注意到桂树的枝上,突然冒出了一朵不同于其他的苞。极致的血红色,树精啊,你想要对这个家说什么呢。

三天后。

站得大老远就能听见媒婆的大嗓门了,许家迎亲的轿子已经把陈家小姐接了回来。周围的锣鼓敲敲打打,四散的喜花洋洋洒洒,反倒衬出新郎的一脸心不在焉。虽然红色的喜袍映到了脸上,但,也只是在苍白上加了一些异样的红。新郎的的手紧紧地抓着马缰,另一只手则捂着腰部,时不时点一下马镫催着马朝前走。一路上孩子们吵闹着要喜糖,被跟随的小厮们挤了开去,但仍有不死心的跟随在后。队伍渐行渐长,到了接近许家府邸的时候已经是转个弯都不见尾了。

许家也算是一家大户,家底有了几代的奋斗也颇具规模。许家的公子许末自小便被授以文韬武略,却不料想他只求平安一生,宁愿教书也不愿应考做官。幸的二老都还算通达,也就随他。但大婚却早是定好了的,许末的脸色明显地让人感觉到他的不快。不过他还是顺从地上了马,沿着既定的路行走下去。

门童们听见了马嘶连忙开始拆了炮仗点燃,劈劈啪啪声里升腾起了一阵红色的烟雾,喜炮的残屑纷扬而下,落在伸长了头颈企盼的人的头上,领里,脚旁。

媒婆甩着手绢到了许家老爷的身边,用瓮般的声音说道:“许老爷啊,您看这新娘子啊,颠着颠着就给抬来咯!”她近似媚笑的脸隐隐的感觉到一股腻味:“新娘子过门嘛,我这媒人可是。。。”未等说完,大管家马上塞了个布包到她手里,顺便讲她推向台阶:“知你辛苦了,还不快帮着点少爷把新娘接下来!”媒婆眼珠子转转,便挥着手帕去牵许末的马。

许末任由媒婆的摆弄,他身体不适也无余力多做反抗。下了马,走到轿子旁边,掀帘,搭手,扶入厅堂,他一路上也不知该说什么,周围的人的嘈杂传入耳中,伸过来的一双双想要借点喜气的手,反而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堂上双亲的笑脸,倒是觉得有些诡异,水波一样的扭曲。无法回避的亲事,手上的红带,连系着一个未知的人,但今后的日日夜夜,会将无知变得了解,只期望能够是个可以相互谅解的人。不过,倘若不是,又该如何呢?

“新人入内,拜堂成婚,谨记守礼,百年好合。”手中的红带抖了抖,向下沉去。许末用眼角余光看着旁边被喜袍摞得臃肿不堪的妻子,也随之一同跪倒拜天。

繁文缛节在日落之前终于得以结束,许末疲惫地走出中庭,向自己的新房走去。路过三庭的时候,他停下脚步。斜阳映在黄色的桂花上,有些花开,有些还只是花苞。一点点的金黄,蓦然中见到一抹红色。红色,有些凄艳。许末好奇的把头凑了过去,奇怪的花苞,从来没见过这种颜色,他伸出食指小心地戳了戳,并无异样。许末回头向着西边走去,却没料想在他转身的那刹,花蕾绽放成了血色的花。

房门口守着的使女识趣地退下,临走也不忘回头望一眼即将长大的少爷,眸中满是暧昧的笑。

推开房门,本来熟悉的房间变得陌生。红烛摇曳着,新娘端坐着,时间像是静止了一般。虽然母亲之前有说过该如此这般,但手还是不由自主地颤抖。撩开喜帕的那一刹那,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声音:“你已经是我们的一员了,不要违背你身体的欲望啊”。身体的欲望,身体的欲望?那是什么呢?难道是。。。那个?

新娘的头很低,沉重的饰物铃铃落落,许末的手渐渐接近新娘的脸,一寸一寸。。。

肩口的伤,又开始痛了。这次是撕裂的痛,而喉管中又像是有什么要喷涌而出。新娘的脸,开始由惶恐转变为极度扭曲,抽搐,本来也是个美人啊,可惜在无止境扩张的恐怖中,一点点被吞噬。

“啊~~~~~~~~!”

夜深沉,嘶喊再尖利也无法冲破这层压抑的天幕。宅中的人们或是已经沉浸在梦中,或是以为少爷正在鲁莽行事而暗自好笑,而都没有注意到,三庭的桂花已经布满了红。







唇边血迹未干,倒在床上的人,不,已经不能再称之为人,那只是一个空空如也的躯壳,干皱得如同被水打湿的纸,团在一起。许末心中却一点也不见波涛,他无限平静,“不要违背身体的欲望”那指的就是这个么,将人的血液当作甜美的甘露。欲望无穷。

窗外的夹竹桃树婆娑摇摆,映在墙上像千偷万臂的魔女。虽然美丽,却毒不能触。现如今自己也成了妖孽一族,书中读来是假,自身成了那吸血的妖精,却是万万难得之经历。许末现在的心情,好像是痴狂,又好像是早就预知了一切。只是定定地坐在床旁,抚摸着被染红得的锦缎被,轻轻地唱道:

“枉自己读书几度秋,神鬼妖魔俱晓,劝幼儿谨防遵道,怎知自己会转身成妖。人言魔从心障,无欲无求何来想。愿黄梁枕破,天明才晓梦多。。。”

可惜,待到日上三杆,老夫人来敲新房的门,才发现这一切,是现实,不是梦。



新郎倒伏在床,嘴角仍带殷红。新娘则如上所述,完全缩在喜袍之中,只留下长长的发,拖至地。宅中人尽恐慌,报官者慌不择路。院内路上人影重重尖利的嘶喊嘈杂混响。官差提着水火棍,大夫拿着药箱,棺材铺老板拿着度量皮尺,在大门口争前挤后。许家的棺材钱,很好赚呢。

许末醒来的时候,身边是憔悴的父母。妻子的死亡已经被判定为不明原因的妖孽作祟,颈上两个深深的尖牙印是人类无论如何也不能留下来的。而他嘴边的血,也被解释为爱妻心切而沾染上的。摆平诸多口舌,许家花费了不少心思,而始作俑者却幸福地躺在他的床上,享受了一个不算短的梦。梦里桃花舞,梦外愁肠百度。潜入醉梦不思归,且忘却无梦之时多苦楚。

日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三庭的桂花仍然黄中带红,那一抹颜色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退去。白幡挂在房檐下,还有道士们写的缭乱的平安符在风中飘舞,只不过死了一个不是本家姓氏的人,那也无所谓吧。



时间并不因世人而稍做停留,两年也像一夜,很快便过去。许末仍然继续着他的教书生活,只是与先前略略有些不同。堂下孩子口上念着书,他踱着步子缓缓在他们中间穿行,但总是有莫明的思绪传入他的脑内。西山的桦木林里第三棵树下埋着一个铁皮盒子。三街的孩子今天生病高烧不退。前堂街的庙会挤死了好些人诸如此类。天长日久,他发现那些都是身边的真实。他到西山挖过土,也去邻居家打探。那些奇妙的思绪,总是跌跌撞撞地着了准。那些人和事。似乎是故意想让他知道,冲的大脑充满了七零八落的记忆。他开始有些头疼,为那些从不知征询主人意见的不速之客。

这一日的日中少有的炎热。熹宗继位已经一年有余,天子年纪也过了16,若是稍有从政之心,也不至于弄得民不聊生。相比之下他的短命父王还算是做了些革新之举,发内帑犒劳边关将士,罢除了万历朝的矿税,重振纲纪,朝廷也算是有了些微起色。 但他那不争气的儿子,沉迷于“倡优声伎,狗马射猎”。国家任由宦官摆布,指人杀人,指天灭天。

国家的衰弱,也影响到的许家的运势。家里虽不至于穷困潦倒,但也只是勉强维持,保住祖宗的基业不至于变卖消散。来上课的孩子少了,许末也甚感无聊,只是在街上游荡,靠着那些飘来的思绪知道些新闻。不与人言,却知其事。

路边的摊子都撑起了遮阳的纸伞,小贩们也慵懒地靠在竹椅上,并不叫卖。许末手中拿着书本,视线游离。巷子的转角有人在烤油饼,香味一阵阵地冲击着许末的胃,他略略加快脚步,却不曾想和人装了个满怀。他条件反射地后退一步做了个浅揖,道了声:“抱歉。”不经意间问道一股熟悉的味道,若隐若现的在鼻尖逗留。“对不起,阻了你的路。我太匆忙了。”对方的声音十分的悦耳,也是一名俊俏的年轻男子,不输女子的美貌,又带着些戾气。许末看了看他,抱之一笑,便从他身边绕过直直地走向烤饼摊子。“麻烦给个这个。”他从腰间掏出钱袋,寻着几厘小钱,却听到了身后似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话语,他听的真切以致手中的钱袋差点落到的小贩的锅里。

“许末,你还记得我吗?你在为你肩上的伤痛苦吗?你在为莫明的思绪烦心吗?如果你能找到我,我会告诉你这一切的缘由。。。。。。。。。。。。。。。。。。。。。。。。。。

我是点。。。。。。。。。。。。。。。。。。。。。。。。。。。。。。。。。。”

许末慌忙地转头,那说话的青年已杳无踪影。并无旁路的街道上只有小贩们,并无一人。他付了饼钱,又四下寻觅了一番。那话,并不似平常,像是真真的说与他听的。“点”,那是个什么名字啊,奇奇怪怪的。他忽的又想到自己,和奇怪,也并不遥远。

如果能知道一切的缘由,那去找找他也是值得的。反正闲来也无甚事。

许末回到家中,到房里上上下下寻了一遍,也没找到什么重要的东西,心里叹了口气:“果然是无甚要紧事务,看来出去寻寻也并无牵挂了。”是夜,他告了父母兄长,说自己在家里闷的久了,想出门旅行换换心境。家人听了,也觉得丧妻之后他也该是清清心思,出去转转,长些见识帮家中减轻负担的时候了,便嘱他要路上万事小心,给了他银两盘缠,并叫了几个小厮跟着他。许末寻思着有些事情并不能与别人知晓,便极力阻止小厮的跟随,并保证了并不远走,隔三差五便会报平安回家。

天明了,许末拜别了家人,拿着一个轻巧的行囊,便上路了。刚刚出了家门不远,他心里就犯了嘀咕。那“点”又并未告知他何处去寻,国家疆域如此之大,便是在这京里走上一遭,也是够呛,何况他又是素来文弱之身,何曾徒步走过多少路?他正犹豫着,又想回家了势必落了个笑话,才出门便归家。便把心一横,朝着城门走去。

城边有些官兵在盘查关碟。红漆的城门大开着,已经有些发,看上去有种别样的阴森。门上嵌着黄铜门钉,硕大的,万一落下砸死一个大汉是不足为奇。城内熙熙攘攘,城外人烟稀少。无尽的黄土路,路边的青葱山岭,许末感觉到有一种命运,似乎真的有人牵着他,带他步向陌生的,从未去到过的世界。







我梦见蝴蝶飞到了太阳里,太阳张开大嘴一口把它吞下,然后满意地舔舔嘴唇。我梦见我走在青青的草地里,草地裂开成了悬崖,将我的前路隔阻。我梦见水牛在河里嬉戏,飞来的犁把他们套的喘不过气。我梦见天上很多的星星闪烁,被西王母的弱水悉数淹没。我梦见我自己,穿着青衣长衫行走在无人的郊外,发散落,只听见自己对自己说:“前路漫漫,不知尽头。”然后,所有的山都对我说:“前路慢慢,不知。。。。。。”


吸血鬼の序







清晨的一缕阳光,落在我面前五米的地方。潮湿阴暗的弄堂因此而略显明亮。身上的青色布衣沾染上污痕,斑斑点点的,还散出些许腐败的味道。

我这是躺了多久啊。

原本是应该去县学教书的,虽然说这个年纪是有些小了,但是通过父亲的关系还是能够轻松的应付过去。不想随父为官,家境也根本无需自己做事,但拿着戒尺在孩子们中间行走,渐渐自己的心也开始变得沉寂。

可为什么我会躺在这个不见天日的角落。

太阳都升了一竿子高了,肩口隐隐的痛着,手抚过去只摸到一块硬痂。指头放在舌上有一丝甜蜜流入口中,是隔了很久的血,仍然顽强地要展示那不同于别的液体的自傲。隐约还有一阵香气。很清幽,不像是女子身上常见的那般,是一种独特的,让人沉醉的味道。

我缓缓的爬起身,墙上的青苔湿漉漉的让我无支撑之地。刚刚直起腰却又一趔趄坐了下去。日复一日的教书育人已经让我迟钝了么?我笑着捏了捏自己的脸,就这样活着兴许也不是坏事啊。

一路上走走停停,终于还是拖着疲惫回到了家门口。甩开一众关切的家人,关上隔扇门,沉入绵软的梦。

吸血鬼の初

姓名:末



性别:男



年龄:385(1620~2005)



身高:178



外貌:惨白的皮肤,有种病态的蓝色。色头发的尾稍上总是带着一抹红,喜欢穿着色长衣在暗夜中游荡。瞳孔的颜色为暗红色,就像是被污染的血,有一点点的诡秘,但总是近乎迷茫地看着四周的路。



性格:平时有些迷糊,但是能清晰地记得别人说过的细微的话,并且推断出一些隐藏的故事。喜欢和动物亲近,对人类保持一定的疏离,特殊人除外。



特殊能力:能够自由改变他人的记忆,自由控制自己的记忆,制造了一台卵型机械用作休眠场所。



武器:手,最舒服的时候就是当自己的手穿过敌人的胸,感受到血的一丝暖意





我叫末,末路的末,也许我是结尾,但谁又能说清楚呢。加入Toreador家族,继承了对艺术的忠诚,也被赋予漂泊不定的人生。



我并不常常意识到我是个吸血鬼,我只是喜欢夜的和血的红。由于肝不太赞同我的关系,它时常会让我感到撕裂的痛苦。脸,也变得愈加的苍白。那样也许能更加衬托出血的美丽吧。



时常有人说我高傲,那是因为他不了解我。眼神是种需要专一的东西。而我面对的,既不是爱人也不是敌人,那让我如何去停留在同一个地方呢。



我不知道族的聚地在哪里,我只过我自己的生活。偶尔在路上,匆匆一瞥间看到和自己相似的身影,也只是微微点头,继续被暗埋没。



我是一只孤独的吸血鬼。曾经爱过的人都已经死去,或是老死,或是鲜血流尽。所以我永远都不会相信世上有永远的爱情,只是在永恒的路途中,偶尔回去看看,曾经的他们的坟。


  Template Designed by めもらんだむ

special thanks: Shangri_LaDW99 : aqua_3cpl Customized Version】